廣東合地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總裁張奎(右)接受本報記者專訪。通訊員 陳真 攝
廣東合地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總裁張奎(右)接受本報記者專訪。通訊員 陳真 攝

  張奎,湛江徐聞人。廣東省青年商會執行會長、廣東省湛江商會副會長、廣州徐聞商會會長、廣東合地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總裁。成立于2005年的廣州堂會餐飲娛樂(集團)有限公司,旗下一共有14家連鎖店,于2012年成立廣東合地集團股份有限公司,產業項目有產業園區、商業購物中心、酒店投資產業和金融業務等。
 
  堂會連鎖KTV是目前中國最具代表性的量販式KTV,作為標準的“體驗式經濟”樣本,張奎作了很好商業模式的注釋與演繹。大浪淘沙,競爭進入白熱化,作為標準的體驗經濟的樣本,娛樂行業面臨更加成熟和細分的消費需求。張奎不僅成功踐行了走多元化融合,定制性差異性轉型的突破之路,還“順勢”涉足了酒店服務業、地產業、金融業領域,因其獨特的商業模式和思維衍生出的閉環生態商業圈,被行界推崇而走進公眾視野。3月9日上午,“丹丹有約”走進廣州和張奎進行了面對面的訪談。
 
張奎
張奎
 
  不斷學習創新
 
  推動量販式KTV轉型
 
  記者:我們是和KTV成長起來的一代人,只是沒想到您還是我國最大體量販KTV掌舵人。您這么年輕,哪年開始和量販KTV發生故事的?今天的規模?
 
  張奎:確切的時間是2005年1月9日開張了第一家量販式KTV。之前我一直是做視頻音響設備的,1996開始經營家用電器。主要是對視聽設備的經營,后來商用家用都涉及。當時給全國很多連鎖酒店及KTV娛樂場所做視聽設備配套工程,一直經營到2005年才嘗試延伸做KTV經營,開始是抱著嘗試一下的心態,但沒想到越開越旺,這其中因素是音響與視頻及曲庫的設備優勢,比同行略勝一籌。2006年直接在原場地向上擴建了二層的經營面積,2007年再往天河區開設第二家艦艇店,直至2016年開了11家堂會KTV,隨著市場的需求,在堂會的大眾消費品牌再延伸到個性化訂制KTV品牌“名堂”,“名堂”KTV就音響、裝潢裝修、服務、個性化全方位進行提升。具體的內容填充就是一站式解決個性化需求,如生日派對、公司活動、品牌發布會等的餐飲和娛樂一體化,具體到高端品酒餐配標準,都有專業的標配。到目前有名堂旗艦店、天河店和區莊店。從2005年到現在,14年開了14家。主要分布在湖南和廣東兩省,其中以廣東為主。我們的優勢是單店面積經營規模的大(單店近萬平方米)和配套高性價比的無國界風味自助餐。
 
  記者:我聽說您在2011、2013和2014年收購長沙一家和廣州兩家標桿型KTV門店,全國的KTV經營是不是已不復過去?您在接受媒體采訪時稱,要對量販KTV進行全新轉型,走多元化融合和定制性差異性突破之路。如今這個轉型轉得如何?
 
張奎與哥倫比亞總統合影
張奎與哥倫比亞總統合影
 
  張奎:商業模式決定行業發展,也能轉型行業找到突破之路。您知道我收購這三家KTV門店過來后,發生什么變化嗎?最為代表的是廣州海印門店,同樣的面積同樣的業態但比原來每個月都增長13倍,區莊店也有很大轉變。
 
  量販式KTV從包房經營到時段收費,KTV消費也轉向普羅大眾。作為標準的體驗經濟的樣本,KTV行業面臨更加成熟和細分的消費需求是發展所趨。多元化融合和定制性差異性的突破之路,不僅僅是為了尋求行業生存道路,從另一個層面來說也是行業走到一定階段商業模式的更新。
 
  不同的是,一個行業發展到需要經營者苦苦思索而不得的時候,就要跳出原有的框架了。對量販KTV轉型,除了走定制性差異性之路,多元化融合也是一個渠道。整體放緩量販KTV速度,今后量販KTV重點發展是一些年輕和流動快的大城市,如深圳、上海,拓展KTV娛樂同時拓展酒店服務業,利用發展酒店服務業,托起酒店服務業的娛樂系統。
 
  每個行業始終都會存在變化發展,只有不斷地學習創新,掌握行業動向、技術革新與商業模式的轉換,才可以繼續立于潮頭。

前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為張奎頒獎
前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為張奎頒獎

  “順勢”行業轉換
 
  衍生閉環生態商業圈
 
  記者:如今平臺模式、商業生態圈、私人定制、社交模式等各種商業模式層出不窮,但都有屬于自己的一定之規。但我感覺到您的商業戰略和模式非常特別,超出了常規的商業運作。您是如何思考的?
 
  張奎:從量販KTV—酒店業—房地產(商業地產和產業地產)—金融業,這四大版塊的商業領域的涉足,可以說我是順勢而為。當年是租別人的物業來經營量販KTV,從租物業到擁有自己的第一塊物業,再到融合行業發展酒店服務業和商業地產,到最后通過金融行業服務它們,每涉及一個新的行業,都是為了尋求前一個行業版塊更好的發展空間為前提。但實際上,我在一路順勢推進過程中,我也發現自己更游刃有余。酒店業的發展,需要綜合性商業地產的支撐,在這方面我致力于對大宗不良資產(地產)的收購和盤活,實施長期經營并持續發展。
 
張奎與前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合影
張奎與前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合影
 
  打造精良團隊,創造良好的經營狀況,贏得更好的合作伙伴和金融上的扶持。目前我們在英德、清遠、番禺三個地方都建起了合地集團的三個綜合性體驗商業廣場,團隊、資金和地段對商業地產來說都必須得跟上,綜合體商業業態的健康發展,在符合三個中心(一是全國城市中心城市、二是城市的區域性中心、三是這個區域的標的)基礎上,良性推進,贏得信譽。除此之外,合地集團產業發展上還有產業園區,如華南863科技創新園和嶺南文化小鎮的產業項目;酒店投資產業和文化娛樂產業也是致力推進的產業項目之一。產業項目務必堅持以品牌和標桿性理念推進。尤其是商業地產,我總結了一個順口溜:三年入地獄,三年回平地,三年見紅利。但見紅利不是那么容易可以看得到的,優秀團隊的打造很重要,這過程需要嚴格要求、積極教導、真誠關心,堅持做好四要素去打造經營文化。
 
  領導層的自律是一個最有效的榜樣。今年春節前后兩個月期間我胖了10斤,我很認真地對管理層承諾:20天一定會減掉。他們都以為我是開玩笑的,我當著大家面稱了體重做了記錄,20天后體重復查的時候,他們看到我果然做到都非常驚訝。我要讓他們有一個承諾:不管是誰,說到就要努力做到。我記得2008年公司兩家店幾百人吃員工餐,每天浪費的飯菜就有十多桶!后來我們用了“游戲方法”管理飯堂,從浪費十多桶到變成不到一碗。
 
  所有的實業能做到標桿,其實都是日常點滴培育出來的;是從小事做起的,不需要講大道理。

張奎與芬蘭前總理埃斯科.阿霍合影
張奎與芬蘭前總理埃斯科.阿霍合影


  資源運營,
 
  運籌帷幄閉環生態商業圈
 
  記者:商業是一個生態圈。處于行業標桿的領軍人物,其目光和視野很大程度上跳出產品看產品,跳出公司看公司,甚至是跳出行業看行業。您從事的這4大行業版塊覆蓋面很廣,很大程度上,您通過資源運營避免了單個行業發展到一定程度的轉型瓶頸。
 
  張奎:一個企業發展到一定的程度,是應該適當進行轉型才行。但不是所有的企業都需要轉型。這要看企業和行業的類別是否適合發展。轉型總體來說是對的,但對我從事的行業來說,表面上看是從一個行業轉行到另一個行業,與其說是行業的轉型不如說是實體業的資源運營。正因為處在行業的變換中,我一直在跳出行業看發展,找發展路徑的軌道上觀察、思考,雖然它們不屬于一個類別的,但彼此關聯。外人看我行業跳躍這么大,順勢的行業也都不一樣,其實我不外就是在一個閉環生態商業圈里走著。“兩產一融”是我今年致力的推進項目,“兩產”是不良資產和房地產,“一融”為金融。收購一些不良資產進行優質轉型,是因為他們或是沒有團隊、沒有資金、沒有品牌無法經營下去,銀行或業主找到我們收購過來之后,我們進行精準定位打造,推行商業理念的填充,把不良資產打造成優質資產。這個行業的蛋糕市場會更大,完全可以有5到10年甚至更長時間的發展期。我們要做的,只需要把這個閉環生態商業圈運籌帷幄好。
 
  記者:閑暇時光您會通過唱KTV放松一下自己?從事業和生活的角度您是如何界定這些陪您走過來的行業?
 
 
  張奎:當然,我是一個懂得如何科學安排時間在工作上取得事半功倍的人,同時也是一位熱愛生活善于創造美好生活的人。我的觀點是,人生要活出多姿多彩來。“一生活出不止一生”、“工作盡情樂盡興”是我所欣賞的。“名堂”KTV也是基于個性化需求的差異性打造的一個放松場所,年輕的時候經常泡KTV,現在做了經營主體,依然有這個習慣經常去減壓一下。每年定期到國外旅游幾次,除了尋求全身心的放松,心靈之旅對一個人的沉淀和思考更是非常重要。
 
  我不急著賺快錢,我之所以一步步順勢而為地建立一個閉環生態商業圈,初時是為了解決前一個行業的癥結,后來延伸成為一個夢想,我究竟能撬起多大的商業圈,把這個閉環的生態商業圈進行健康的資源運營。其實,時間是一個很好的東西,它可以考驗你的價值觀和做人的姿態。中國歷史傳統中,沒有把事往快里辦的辦法,這些傳統大部分都教我們把事往慢里辦,通過慢能夠把事做好。這是中國人的傳統智慧,得學以致用。